无资质也能做推广 营销平台上假药扎堆做广告

  医药网3月2日讯 因营销平台对用户资质未严格审核,用户可轻松发布虚假工商信息和药品宣传。更有平台在明知申请者缺少相关营业资质的情况下,依旧提供“增值”服务,从中收取会员费或推广费,为网售假药推波助澜。
 
  2018年2月初,南都报道《无批文“神药”被大规模仿冒,可轻松网购》,揭露了一款“哮喘神药”复方川羚定喘胶囊是如何重出江湖的。
 
  此后,南都记者进一步调查发现,复出的“神药”不止一款。另有多款此前被列入了“假药榜”的神药也通过网络发布广告,并在公开销售。
 
  在此过程中,B2B营销平台成为假药扎堆的“窝点”。南都记者注意到,这些无批文假药多利用B2B营销平台发布广告和销售信息,并通过电话、QQ沟通订单,实行“快递上门、货到付款”,形成一条“网络售药”产业链。
 
  南都记者实测发现,因营销平台对用户资质未严格审核,用户可轻松发布虚假工商信息和
宣传。更有平台在明知申请者缺少相关营业资质的情况下,依旧提供“增值”服务,从中收取会员费或推广费,为网售假药推波助澜。
 
  复出的“假药”不止一款
 
 
  南都记者统计,4款曾被列入“假药榜”的药品在“搜了网”均有销售。
 
  祖传秘方、厂家直销、正品防伪、XXX研究所研制——这些来头不小的名号背后,是一批被国家食药机构明令禁售的假药。
 
  2005年,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曾下发通知,在全国范围通缉复方川羚定喘胶囊等43种假药。这些假药均是治疗哮喘、关节炎等疾病的假药,通过邮政等渠道寄递,且药品所标示的生产销售地址、批准文号等均为假冒。通知还要求各级药监部门开展对辖区内药品经营、使用单位的监督检查,一经发现严肃处理。
 
  不过,多款曾列入“假药榜”的药品正悄然复出,通过网络发布广告并公开销售。在一些售假网站中,复方关节炎胶囊、甲茸壮骨通痹胶囊、复方咳喘灵胶囊、复方川羚定喘胶囊等4款曾被点名的假药出现在销售列表里,并能轻松网购。
 
 
  南都记者网购到了其中一款假药“复方川羚定喘胶囊”。
 
  日前,南都记者以购药者身份联系上一名销售复方川羚定喘胶囊的假药贩子,发现其售卖的药品不止一款。在其微信朋友圈中,可以看到还有蛇粉风湿灵胶囊、五毒风湿骨刺丹等疑似假药在售。
 
  与此同时,南都记者在网上搜索此类药品时,发现更多来历不明的疑似假药在互联网上销售、流通。不仅销售商家众多,药品种类也涵盖降血压、治疗哮喘、腰腿疼痛、甚至护肤、瘦身等诸多领域。
 
  上述药贩告诉南都记者,“很多顾客说,我知道你们这个东西不正规,但
就认这个。”
 
  营销平台成假药“中介”
 
 
  一个伪造成
官网的综合性药品发布网页。
 
  从网站类型来看,这些“网上
”部分是独立网站,拥有一级域名;部分寄身于B2B营销平台,是B2B网站的二级页面。而且,以药品名称为关键词搜索,在搜索结果中,B2B网站的二级页面不仅数量多,而且排名相对靠前。
 
  这些二级页面设置了公司介绍、产品橱窗、资质证书、新闻资讯等栏目,形似企业官网。不过,这些信息的真实性存疑。
 
  一家自称“上海乐满康生物科技有限公司”的卖家,在售药官网上发布了约7578条药品信息,主营产品包括九味稳压肽、九味降压王、神草降压等。在“工商信息”一栏中,这家公司还清楚地标注了注册资本、法人代表、企业类型等。不过,南都记者在“天眼查”上并没有查到该企业的工商信息。
 
  另一药品发布平台“上海聚毓商贸有限公司”,在2015年曾因登记的住所或者经营场所无法联系而被列入“经营异常名录”。
 
  2月7日,南都记者在“搜了网”上尝试注册账号,并利用平台的免费模板填写了一个虚构的企业信息。虽然“搜了网”提供的后台显示,注册者需进行企业和注册人实名认证,但在实质“建站”过程中,没有受到任何审核。最终,南都记者虚构的企业工商信息、药品疗效、销售热线等信息被成功发布。
 
  而这类销售信息发布后,药贩子就可以通过电话、QQ、页面数据提交等方式接收订单,然后实行“快递上门、货到付款”,形成一条“网络售药”产业链。
 
  营销网站的“生意经”
 
   “搜了网”所属公司——深圳市搜了网络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搜了网络科技”)为新三板挂牌企业,“搜了网”是其旗下主营核心产品。搜了网络科技披露的企业信息显示,该公司的商业模式是电子商务 B2B 行业“会员+网络推广”的主流商业模式,通过提供会员增值服务和网络推广获取收入。
 
   “搜了网”提供的报价单可知,其推广套餐分为4类:最低2000元,最高16800元。最贵的至尊版套餐,可提供包括关键词优化、广告投放、400热线、搜索优先展示等服务。其推广方案承诺,“多平台同步推广+关键词上百度首页”。
 
  2月9日,南都记者曾以客户身份致电“搜了网”咨询推广方案。
 
  对接人杨经理介绍,“搜了网”不仅能做二级页面,也能做拥有独立域名的一级网站。他建议记者做二级域名,“二级的优化更快”、“不要资质也能做”。以复方川羚定喘胶囊为例,在百度首页搜索结果中,前3名中有2家都是“搜了网”的二级页面(注:现在搜索结果已整改)。
 
  他表示,这款药的商家有很多是老客户,推广费在8000元到20000元之间。
 
  南都记者注意到,除了药品信息推广外,“搜了网”还覆盖安防、化工、环保、机械、农业、冶金等多个细分行业。公开信息显示,2017年上半年,搜了网络科技营收大幅度增长,公司营收1306.40万元,同比增长13.34%;净利润158.29万元,同比增长148.36%。营业利润率为12.21%,与上年同期营业利润率-39.51%相比具有质的突破。不过,在搜了网络科技披露的半年报中,公司把这一利润提升归功于销售人员培养、团队建设、网络维护基础建设等“各项因素共同作用”的结果,并未说明营收主要来自哪一板块。
 
  网络信息发布平台也要担责
 
  经南都报道后,百度搜索引擎方面已对“复方川羚定喘胶囊”的搜索排名做出调整,部分该药品的广告网站被屏蔽出首屏。不过,南都记者发现,对关键词稍作修改,如去掉“胶囊”一词,一些被屏蔽的售假网站仍能正常显示。
 
  对此,百度的媒体对接人员回应称,“我们严格禁止这个药竞价,但网站都是一茬一茬冒出来的,我们也在积极行动。”
 
  对于“权重高、流量大的营销平台可能存在信息不实”的问题,这名对接人员表示,“大的营销平台,我们一直都有在打击非法SEO(搜索引擎优化),就是调整算法,让用户能搜到更好的需求。但也不得不承认,有一些网站,非法信息只是它的一小部分,我们也没法完全屏蔽,因为对方也会申诉。”
 
  浙江金道律师事务所主任助理彭益鸿在接受采访中表示,B2B平台作为网络平台,需要处理数量巨大的网络信息,客观上无法对每个商家发布的信息进行审查。但平台应通过加强对商家主体资格的审查,以保障信息的真实性。案例中的“搜了网”平台明知客户不具有营业资质,还提供广告信息发布服务,客观上已成为网售
的助推者。
 
  彭益鸿称,如果消费者是直接在线购买商品,根据《消费者权益保护法》第44条第2款之规定,网络平台“明知或者应知”商家发布虚假信息误导消费者而侵害消费者合法权益,却未采取必要措施的,网络平台应与商家承担连带责任。

更多精彩报道,尽在https://funi-pics.com